合鱼鸟之死

玫瑰即玫瑰,花香无意义。



我爱的仙女跑掉了

【杰佣】 第一支圣诞歌 上

  平安夜?杀人夜?
  杰克在一个雨夜醒来。
  他睁眼,便是在街道中央。雨丝没有打湿他的衣衫,只带来冰凉的触感。它们穿过他的身体,径直摔在地上,于泥泞中晕起一圈圈涟漪,涟漪里是水淋淋的红月,夜空被她染得猩红,如薄薄皮肤下汹涌的血液,不断扩散,不断流转。
  他擒着手杖漫步于这条死寂的街道,干枯的树枝是垂死之人的双手,它向天空祷告但无济于事。
  梨花木与青石板撞击的声音先一步击出,皮鞋跟踏在地面的咔哒声紧随而至。“巴菲酒馆、戴尔卡夫人衣帽店、圣玛丽诊所.. ."杰克对这条街简直不能再熟悉了,这是他少年时生活的地方。
  “杰克,杰克,小骗子杰克
  杰克,杰克,表子的孩子杰克!
  稚嫩的童声环绕着街道,带着天真的讥诮。看不清面容的人群伴着歌曲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唱着这首歌,如同庆祝耶稣重生一般,每一个音节都大声张扬,每一个吐字都欢喜有力。他们举起石头狠狠砸向杰克。
  准确来说是小时的杰克,他面容阴鸷,又瘦又小,穿着麻袋做的衣服,眼里溢满了仇恨与不甘。他扒开歌唱的人群,往远处狂奔。
  现在那些编排他的小调已伤害不到他一分,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敢向他扔石头。看到这一场景,他只想大笑。
  但一股莫名的冲动驱使他去寻找孩子,也许是为了做些于事无补的劝导一一你会成为伟大的人,人们口中谈论的都是你,报纸上印的都是你,有些人把你当撒旦般恐惧,有些人把你当神明般供奉。你永远不用害怕,因为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
  也许是克洛托的纺锤线绊住他的手脚....让他进入既定的命运。
  他跟随孩子推开第一扇门。
  高挑的金发女郎向他招手,人间的所有色彩散于她的眉眼,在光怪陆离的灯光下更显魅惑。
  “喝一杯吧。”她的笑容更灿烂了。“马丁尼,希望你喜欢。
  杰克走上前,倒掉了她的酒,一对血耳朵便由此摔到地上,发出滑稽的“啪叽”声。它们滚动了几个番,最后抽搐着不动了。
  “你真残忍。"女郎将金发挽起,露出翻着蛆虫的伤口。“你夸我的耳朵像珍珠一样好看。”
  “所以我把它割下来。它不应该长在你这种无耻下流的脏表子身上。"杰克冷冷地回道,他用手杖将女郎推到一边。
  便头也不回地推开下一扇门。
  回荡的是康康舞曲,前些年在英国流行,极为明快热烈。身穿短衫的女孩在曲中自由舞蹈,带着青春期独有的青涩与活力。她一边跳着一边将自己的脏器往回塞,一条七寸长的刀口几乎把她分成两半,一曲将近,她终是没了力气,一不留神踩到了自己的肠子,滑腻腻的肠子撑不住她纤细漂亮的小高跟鞋,她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杰克,帮帮我,我想跳完,我想跳完,好不好。我求你。"女孩的眼中闪着泪光。她张开双臂祈求一个救赎。
  杰克没有再看他,转身要走。
  女孩大声哀求着:“杰克,杰克... .救救我。”
  他停驻了一秒,又开启了下一扇门。
  接连几个房间,都是如此般奇诡恐怖的场景:扶着面皮的女人、在巨大心脏上滚动的女人、抓痒抓掉眼球的女人....那手杖被攥得越来越紧,皮鞋撞击地面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促。
  “是怕吗?是后悔吗?那些风华正茂的女孩们就这样凄惨地死去了!她们的生命被死亡裹挟,她们的美丽被刀锋夺取,她们被拯救的机会被鲜血作践!安妮、克莱尔、黛西、阿曼达、爱丽、格莱塔,这一笔笔血债会刻在你头上,流动在你的骨髓中,让你下地狱时都带着这深重的罪孽!”
  寒风呼啸着,如鬼哭一般。
  “不要再说了! "”杰克朝莫须有的敌人挥舞着手杖,“我是被逼的,我是被逼的,这世上每个人都有罪!”
  在寒风中,他撞开了最后-一扇门。
  时间好似静止了,变得如蜂蜜般浓稠甜腻。炉火、沙发、毯子,还有那个读童话的女人,孩子就窝在她的怀中。
  多么美的一头金发,是矮人的手笔吗?明明是金子造的,却拥有流水的柔顺和丝绸的光滑。女人低沉的嗓音如梦似幻,在特殊的地方还会俏皮地提起音量。
  “世界上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地方,这里充满奇迹,神秘又危险,有人说若你想在此生存,就得像疯狂帽匠般疯癫,所幸.... 我们就是! ”
  “母亲...”杰克失声喊道。
  女人愣了愣,把童话书扔进了炉火中,满是脏污的纸张蜷缩着发出呻吟,最后化为飞灰。女人怒斥道:“蠢钝!你为何会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此时她的金发在火光的照耀下如同金蛇,她手里拿着宝剑与天平,似要拿她这个杀人魔儿子的心脏试试重量。千钧一发之际,小男孩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扎进了女人心里。她一点点爬到沙发上,指着杰克的鼻子笑道:"你早晚会葬送在自己手里!我会等着你!”趾高气昂,飞扬跋扈,不过是个被玩腻了的表子――却也是杰克最怕的人。
  他美丽而肤浅的母亲,不了解社会,不了解法律,甚至不了解她自己,但却对杰克了如指掌。他的伎俩与手段都是她梳妆台上散发浓烈香味的瓶瓶罐罐,一眼就被看透。
  小男孩抱着死去的母亲睡去了,大火燃尽了所有,除了杰克、一切都已消散。时间、空间也不过是种概念,它们一同化为飞灰消散在这个世界。
  他想要逃,那根手杖被抛下了,随之被抛下的还有他的理智、骄傲、贵气和所谓的绅士品格。他发了疯般在这个失去维度的世界狂奔。可兜兜转转,哪里都是原地,他开始不断下坠,极度的郁结、窒息感压迫着他。这是没有尽头的深渊,世界树就在此坍塌。
  那颗心脏即将炸裂之际,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是他爱人的声音。"Subedar! ”他用尽最后一分力大吼着"Help me! Please!", 就像俄耳浦斯拽着他的妻子不回头地奔在逃离冥界的道路,恐惧与兴奋- -同上涌了。
  他平稳地落在坚实的平面上。眼前是一栋房子,  是他现在的家,声音正是从房内传来一一"Jack? Jack?  ”他已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径直推开了房门。留声机不断旋转,深情的呼唤从此传来。那萨贝达呢?杰克冲进客厅,留声机里的圣诞快乐歌开始奏响,圣诞树的星星闪烁着,将屋子映得温馨,火鸡的香气扑面而来,是他最拿手的“美味之死”。而萨贝达就在旁坐着,杰克松了一口气,走上前轻触了他的侧颈,“你在等...”话音未落,萨贝达就脱力般摔了下去,鲜血自颈部流出,漫延、流转,将地毯染得猩红,一如那轮红月。
  时针与分针艰难地拉扯着,伴着最后一声滴答,停在了12点整。
  “Who killed Subedar?”笼子里的夜莺猛啄木头,鸟嘴歪咧,它不知痛苦,到破笼而出时只剩下一丝血肉搭着那鸟嘴。它挣扎着落在血泊中抖羽,凄厉地一遍遍质问:“Who killed Subedar?”
  尖锐地鸟鸣声如同一把锈刀剐着杰克的耳膜,并一路绞进大脑,浆水翻涌,意识便由此模糊。
  快停下!快停下!快停下!如何停下?
  快救我!快救我!快救我!谁来救我?
  他盯着那聒噪的鸟雀,突然,那双手猛地、恶狠狠地抓住夜莺。"Who....”它痉挛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I did, i killed Subedar。”杰克听见自己说。那又是谁杀了杰克,夜莺的眼里满是怨毒。理智、骄傲开始回归。你知道连环杀人犯与常人有何区别?他们明知道杀人是错的,却不会为此生出一分愧意来。这是该隐的标志。
  他突然觉得手中一空,再打开,夜莺已经不见了。然后是血、尸体、留声机、屋....终于,除了他外,什么都不剩了。
  远方,一轮水淋淋的红月正在升起。
  "Who killed Jack?”夜莺为红月歌唱。


万年以前的存稿,希望我能写完。

我们因为冒险家幻想自己能变小而认为他有病。
但事实上,他真的能变小。

1.完全处理
2.已交由莱利捏造
3.鹤识是我非常非常喜欢写手,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图中纯属无稽之谈。
4.以我的人格起誓,鹤识绝对不会抄袭或者侵害任何一个人的权利。
5.瞎说话兮当又立,桀犬吠尧兮大傻逼。

扫去来日:

来来来,逐个击破。我看这样您如何控评。

第一张,H受托P图。
第二张,就是安德拉德的诗。引用且篇幅不大,原文有著名。断章取义截图不截完整,居心为何显而易见。
第三张,H的剧情分析是和原po一起推论的。他之前说在他的推论上放这个了。
第四张,粉丝给H画的鹤律,您的无名酸...
第五张,黑手党paro是阿鬼的,H跟他合作,而且论更新时间是H更早。
第六张H问过授权,而且在那个对话体的简介上已经说明有授权了。
第七张你要知道sd或截图老是火的莫名其妙。加上有带V太太推荐,见过风浪我不认为100+热度是什么稀奇的事儿。感兴趣可以去看看我那个拙劣的厂律对骂p图多少热度以及我的文多少。

谈完了无辜的H,再来反观挂人的戏精聚聚。评论强行控评+拉黑,人为营造一边倒,你好厉害,所以我看你这个怎么控。

还有,出于某些原因,我觉得你不该称他为“女士”...。

@妖魔退散 聚聚作何辩驳?
@第五人格挂人墙 望墙明鉴,公道自在人心👏

妖魔退散:

某H女士疑似抄袭买粉实录。
P1H与合鱼鸟对比
P2H的文与《手与果实》对比
P3H的时间轴整理与Ecila对比
P4H的画,连续几张没有画风相同的,疑似描图
P5H疑似无授权盗写删格化的黑手党paro
P6H的红豆小说头像及封面盗用行走于无形的欺诈图
P7H疑似买粉
H女士,偷来的热度爽吗?
@第五人格挂人墙


【伪古龙体】庄园·生死·恋

红豆。
更着玩的,多cp,持续更新。
博君一笑,别打我,放假就更正经东西。
第一章:
少女与刀——杰园

【持续更新!】裘娇花与杰霸道

作者在红豆进修了几天,为之深深折服,灵感大发,写下这篇大型情感爱情悲剧小说。
作品简介:庄园第一美人被恶毒女红蝶陷害,男友杰克误会他与他分手,还将他赶出庄园!两年后裘克化名裘娇花从一个雨夜华丽归来!
沙雕作品,希望大家看得开心,链接见评论。
因为太沙雕了,就一起放了。
第一章:恶女使计毁姻缘 娇花遭驱离庄园
第二章:娇花归来惊四座 恩怨难了戏初开
第三章:艾玛生疑身份破 金兰初结恶女憎
第四章:一局未破添新浪 两心已离寄沧桑

桥上小鸟叽叽喳,我和鹤鹤去自杀。
推鹤下水哗啦啦,推完我就去回家。

人间必胜客⭕:

小河流水哗啦啦,我和弥漫去自杀
弥漫先杀我后杀,弥漫死了我回家

第五日报:奥尔菲斯滚出推理界!

【著名推理作家奥尔菲斯竟是玛丽苏言情写手出身】
近日,著名推理作家奥尔菲斯先生被爆出是写玄幻玛丽苏爱情小说出身。一经曝光,就引起轩然大波,不少读者表示将不再支持奥尔菲斯,并打出“奥尔菲斯滚出推理界”的口号,实在令人不胜唏嘘。但更多读者认为过去已是过去,应关注奥尔菲斯未来的发展。
诚然,奥尔菲斯在推理界的贡献毋庸置疑。他完美继承了本格推理的精髓并将其发扬光大,对人性的思考也十分透彻。其作品《猩猩之死》、《自欺欺人书》、《兽医的见死不救》、《快走!我在地窖》皆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以《丑陋拜访者》水平最高。书中讲述了一位年轻英俊的拜访者用佯装僧侣的方法欺骗了四位住客,并将其残忍杀害。对住客的描写让人感同身受。
【网易娱乐艺人萨贝达宣称:我是直男】
昨日,知名流量小生奈布·萨贝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与杰克的恋情纯是子虚乌有,理想型为薇拉·奈尔,实让粉丝大跌眼镜。但也有网友认为这是在为新剧《知否,知否,应是蝇肥蝶瘦》造势。并现场cue网易四小花旦之一的艾米丽·黛尔:她应该有经验。
艾米丽·黛尔主演同性电影《我的女孩》一夜成名,虽星途光明但戏路受限。几日前与新晋小花薇拉·奈尔在酒店住宿别拍,疑似恋情。
萨贝达此番所为不知是不是在隔空喊话“情敌”。
【美女海上擦枪走火】
昨日凌晨,吉尼斯500m射击记录保持者玛尔塔·贝坦菲尔在船上擦枪时不慎走火,击中一英国律师,该男子经抢救已脱离生命危险。等待这位美女神枪手的将是巨额罚款。
【薇拉c位出道!黑幕还是真实力?】
近来大火的综艺《第五设计师》已然落幕,但热度丝毫不减。网友就“薇拉c位出道”问题展开激烈辩论,一时间“黑幕”、“潜规则”、“薇拉哭了”、“你对娱乐圈最失望的瞬间”刷爆热度。据传,背后支持者为大企业里奥·贝克。
薇拉出道后资源不断,电影、电视剧、唱片都在行程之上,与国民男神“杰克”、“奈布”、“威廉”皆有合作,让我们拭目以待。
         

黑白无常人设图分析

资料来源于百度与官方人设图。部分语言进行简化处理。

民间传说:

姓名:黑无常——范无救(天下太平)——八爷
            白无常——谢必安(一生见财)——七爷
性别:男
职业:鬼差。
职能:手执脚镣手铐,专职缉拿鬼魂、协助赏善罚恶。
悲惨故事:二人生前自幼结义,情同手足。有一天,两人相偕走至南台桥下,天将下雨,七爷要八爷稍待,回家拿伞,岂料七爷走后,雷雨倾盆,河水暴涨,八爷不愿失约,被水淹死,不久七爷取伞赶来,八爷已失踪,七爷痛不欲生。阎王爷嘉勋其信义深重,命他们在城隍爷前捉拿不法之徒。谢必安,就是酬谢神明则必安;范无救,就是犯法的人无救。
ps:二位是道教信仰。查尾生抱柱的故事有惊喜。

人设图信息

三件法器:

三清铃:黑无常手边那个很像铜炉的东西。道教重要法器。一般高约二十厘米,口径约九厘米,用黄铜制造,有柄、铃内有舌。法师常以单手持,在作法时按照一定节奏摇动,意为“振动法铃,神鬼咸钦”。《道书援神契.帝钟》云:“古之祀神舞者执铙,帝钟铙之小者耳”,即:“古代祭祀时,跳神的舞蹈者(巫师)手里拿着一种叫做铙的乐器,而帝钟就是按比例缩小的铙。”
铃柄的上端称作剑,呈“山”字形,以象征三清之意。《太清玉册》卷五:“道家所谓手把帝钟,掷火万里,流铃八冲是也”。具有降神除魔的作用。
个人推测功能是造成负面buff或者是大家期盼已久的处决。
八卦盘:白无常脑袋旁边那个。外围一条一条的是八卦,中间的繁体字是生肖。通常用来算风水断吉凶。
个人推测是预知求生者位置。
遮魂伞(?):并非道教法器。可能与无常这一身份有关。出殡时,送葬者多打黑伞以保护魂灵。再者,传说中有【取伞】一说。

至于符咒,个人认为官方参考后瞎捷豹画的。查了很久,但没有相似60%以上的。而且画法并不严谨。

一道符的构成有五个主要部份组织而成:

点符头:符咒开笔最为重要,就如同人的眼睛一般。

主事符神:每道符的功用各有不同,什么事就该找什么主事之神符,如同现今使用者权威或教授。

符腹内:此道符功用要用于何事作用、斩妖除邪或镇宅,在此处即可明了。

符胆:为一道符的精华所至﹝生魂及灵魂﹞,符能不能灵验全在此诀。

符脚:﹝觉魂﹞为请兵将镇守之意,符脚变化很多,全看此道符本身用途而定,叉符脚也有口诀

再看官方所画,虽像个样子,但用处不明,希望以后可以得到解答。

衣服:
是为清朝服装,但无花纹,难进行下步判定。

个人认为设定会为一体双魂,而非人格分裂。

最后,欢迎大家一起讨论。

新监管黑白无常,官博小号发的。
先嗑为敬

给我的贝加尔湖摸的鱼,别看

  不要太紧张,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可比你的反应大多了——舌尖发汗,头发起立,心脏狂跳不止,然后从我现在坐的这个椅子上摔了下去,正好有一瓶马丁尼砸到我……这感觉,很像宙斯举着奥丁的胯下飞马乘着丘比特的情人箭在俄尔普斯的琴声中徐徐降临于我头上,掏出气泡鸭子砸我的头。

  看起来你已经平静了,那我再严肃重申一遍:鹤鹤!有!男朋友了!

  可怜的姑娘,欧丽蒂斯疯人院会有你的一席之地。深呼吸……我给你讲讲前因后果。我知道的那部分。

  平安夜,去年的。我坐在火炉旁舒适地打盹,某人带回来一个男人。不得不说,英俊极了,我打赌他风衣上薄薄的雪花就是喀俄涅的定情之礼。温雅,低调,和善,谦卑,和尤利亚一个模样。我是用尤利亚形容他了吗?哦,是的,真妥帖。因为他的心也和尤利亚一个型号。

  小恶魔!阴险鬼!犹太人的羽毛笔!给撒旦捡钱的坏东西!

  为什么?一开始我还是很喜欢他的。夸他的眼睛是星月夜,夸他的气质当世无一,夸到某人的脸从红色变成惨绿色。你知道,这是我的风格。然后当天晚饭里就充满了辣椒——来自地狱的火焰!我以前一直觉得是鹤识的主意,他的想法向来狂放不羁而且损人不利己——他吃辣会很惨。后来……对,是莱利做的。这只是件很小的事,但当你讨厌一个人,就会做出再次衡量,好事变虚伪,玩笑变恶毒。

  我还没有介绍他的名字吗?莱利·坏·超坏·头是该隐的·心脏是路西法的·弗莱迪。那时的对话有点意思。

  “我可以……额,我的意思是我饱了。”某人的角都要垂下来了。

  “但你只吃了半个面包,不到500ml的羊奶,和一块小饼干。圣诞节不该吃这些,是吗?”莱利的眼神柔下来。“当然,你要是不喜欢吃……”

  “不,我,很喜欢。是的。”

  你真应该看看他的表情,他真的是个神。那时我看到他的脸上发出以身殉道的光芒。

  以身殉道,多合适啊。

  对于神来讲,也许只有他的欲可以称之为“道”了吧。他是个神奇、捉摸不透的人。尽管他现在和我们乱侃天南地北,像普通人那样,但我们都知道,他不是。而莱利是最清楚的那个。

  弗莱迪的确是个趾高气昂,傲慢无礼、不讨人喜欢的家伙,更别提他以前做的那些事。但……有时我觉得他很可怜。他不珍惜已有的但孜孜以求空梦的浪漫,落魄不堪但仍提着高贵的脸面,自卑深入骨髓但带着不可一世的眼神。鹤识爱他吗,我也渐渐不清楚了,弗莱迪很像他用来观察人类的道具。我憎恶伤感的话题,毕竟当事人也没露出苦大仇深的表情。就像他们要来一场罗密欧与朱丽叶般的别离一般。

  我很清楚地记得他的一句话。

  “你知道他是永生的吧?你对他来说只是首还不算糟糕的短歌。”

  “但他于我只是一瞬。”

  依然带着独属于上等人轻蔑的目光。